老11选5前3技巧:【第五人格杰醫同人文】杰克X醫生cp甜文:倘若無法得到救贖,那就一起沉淪

編輯:Crush2019-01-09 16:52:04來源于:网易老11选5走势图
第五人格杰醫同人文

网易老11选5走势图 www.pneii.com 第五人格杰醫同人文

當杰克第一次正式注意到醫生時,她正蜷縮著身子,蹲在巖石旁邊。

明亮的大眼睛緊緊鎖定著絞刑架上奄奄一息的同伴,在其他人都放棄救援行動,拼命躲藏瘋狂地修發電機的時候,只有她步伐緩慢卻堅定的向自己靠近,可那快速跳動的心臟與微微起伏的喘氣聲,出賣了她緊張不安的情緒。

杰克盯著她,不做動作,似乎在那雙大眼睛中看到了什么,難得思緒有些出神……

大名鼎鼎的開膛手杰克,整個莊園的主宰,在這場追逐的殺戮中,沒人能逃得過他的追捕,只要他想,眼前的兩個人都將在下一刻終結,生殺予奪,毫不留情。

可此時此刻,他突然改變注意了。

太過順利的追捕總讓人歡喜不起來,動起來的獵物才更有意思。

或許是厭倦了手到擒來的感覺,或許是一時間的心血來潮,又或許是……

杰克側目望了一眼匿藏在巖石旁,微微顫抖的醫生,向后退去,黑色披風裹著修長的身子在風中消失了蹤跡。

醫生等待了片刻后,好奇的從巖石邊露出了腦袋,在四下確認了安全距離后,按耐住心頭的疑惑,快速奔跑到重傷的同伴處實施救援。

在離絞刑架幾十米的地方,杰克安靜地注視著醫生的一舉一動。

看著兩個跌跌撞撞,落荒而逃的背影,杰克冰冷的心逐漸變得躁動起來,果然……比起看著獵物在自己眼前毫無反抗的死去,更享受追捕她們掙扎逃脫的過程。

所以,到底是什么讓你不顧自己,拼了命的去救別人呢

杰克一邊緩慢行走,一邊用爪刃在墻上刮出令人頭皮發麻的尖銳刺耳聲,夾雜著低聲哼唱,回蕩在整個莊園上空。

當杰克再次跟醫生相遇的時候,她正在為受傷的冒險家包扎傷口。

靈活的雙手準確的將繃帶纏繞,沒有一絲一毫的偏差多余,微微緊鎖的雙眉,全神貫注的神態,似乎她眼中除了治療再也容不下其它。

這恰巧激起了杰克想捉弄的心情。

破隱而出的重擊,速度之快甚至在空氣中擦出了爆裂聲,不偏不差的打在了醫生依靠的墻沿,留下五道深深的爪痕。

“啊!!”醫生顯然被嚇得不輕,慌亂無助瞬間填滿了整個眼眸,手中的繃帶也應聲而落。

然而也僅僅就一瞬間,在杰克還沒來得及欣賞那驚慌失措的神情,醫生便恢復了鎮定,果斷的將板子放倒,橫在中間,利索地扶起同伴迅速離去。一氣呵成毫不拖泥帶水,要不是敵對關系,連杰克都想為之鼓掌了。

杰克也不氣惱,優雅的扶了扶禮帽,目光牢牢鎖定逃離的背影,披風一揮,身形隱匿在空氣中,踏過地上殘破的繃帶,筆直的追去。

跟聚精會神修發電機的傭兵擦身而過,也看到遠處賣力拆絞刑架的園丁,不過這些他都不想管。

因為杰克發現,自己此時此刻無比的想聽,她因驚恐而發出的悅耳叫聲。

莊園的一草一木都因他興奮的心情而顫動。

讓獵物享受片刻自由的安逸吧,或許他們正在做成功逃離的美夢,當夢醒的那一刻,殘酷的現實又將在他們臉上刻下何等猙獰的恐懼呢。

杰克閉上眼,仔細的聆聽,仿佛自己與整個莊園都融為了一體。

“我覺得我們逃不出去了……”冒險家低聲呢喃被敏銳的杰克瞬間捕捉到。

“沒有關系,大家都還在呢。”緊接著是一聲溫柔的安撫,干凈利落,充滿了鼓舞的氣息。

杰克微微側頭望向醫生的方向,不管你在哪里,我都能找到。

他的心情似乎非常愉快,步伐不緊不慢的沿著蹤跡的方向追尋,甚至還低聲哼起了小曲。

啊……有些迫不及待了。

杰克并沒有隱藏行蹤,而是故意讓對方感知到自己。

果不其然,在感受到巨大的壓迫感后,醫生緊張的扶起冒險家,趕忙向反方向跑去。

可每當醫生以為要逃脫掉的時候,杰克的身影總能準確無誤的出現在眼前,迫使她不得不轉身繼續找其他路逃跑。

就這樣逐漸地將精疲力盡的醫生與冒險家逼到了一個封閉房間,除了僅供一人翻越的窗板外,再無其他出路。

就像玩弄被困住的獵物,看著他們走投無路的樣子,心情簡直愉悅到了極點。

所以現在,你要怎么辦呢,繼續舍己為人嗎?

我想看看你驚恐的樣子,尖叫著爭相逃出去的樣子。

顯示你身為人求生的本能吧,善良的醫生。

杰克心里開始有了一絲絲期待,他修長高大的身軀堵住了門口,望著臉上爬滿絕望的二人,利爪緩慢地來回磨擦。

醫生望了望身后受重傷,奄奄一息的同伴,掙扎了片刻后,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猛的將冒險家推向窗板;

“跑!”可她自己卻向著杰克沖去。

霎時空氣驟冷,周圍的氣溫降低到了冰點。

開膛手杰克,永遠都是那么紳士,舉止優雅,不疾不徐,甚至在追逐時,看著獵物流血而死時,嘴角都掛著若有若無的笑意。

可是此時此刻,杰克雙目卻因為染上少許憤怒而發紅。

你就這么不在乎自己嗎

你就甘愿為了別人犧牲嗎

好一個醫者,舍己救人。

那就如你所愿,從你開始吧。

杰克抬頭看著被夕陽染紅的天空,今天拖太久了,早點結束吧。

追逐的戲碼差不多也玩膩了,收起玩笑戲謔的心,替換上殘忍果決的殺意。

杰克隱匿了身形,疾步到醫生逃亡的前方站定,他喜歡獵物自投羅網的感覺,鋒利的爪刃高高舉起,等待著下一個致命的重擊。

可憐的醫生似乎還沒意識到等待著自己的是什么樣的下場。

她一邊拖著受傷的身體奔跑,一邊回頭看身后的情況。

是在惦記隊友是否逃脫了呢,還是擔心監管者有沒有追上來?

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,因為死人是不會考慮這么多的。

快了,近一點,在近一點。

杰克似乎已經能感覺到鋒利刀刃割開皮膚的觸感,鮮血噴張的溫潤。

這一天還算是盡興,永別了善良的醫生。

杰克高舉武器,重重的向她嬌小的身軀砸去。

可就在下一秒,杰克的手硬生生的停在了半空中,遲遲沒有落下。

他看到了什么?杰克第一次有了些費解的情緒。

在莊園當監管者這么長時間,他見過無數表情,驚恐的,崩潰的,抓狂的,絕望的,麻木的,無畏的,冷靜的……太多太多

可唯獨,當小醫生跑過來時,她回頭望向冒險家的神情,是他從來沒見過的。

那雙明媚的大眼睛中一閃而過的……得逞的狡黠與狂熱?

他嗅到了一絲絲與自己相同的氣息。

杰克沉靜在驚訝里以至于醫生逃跑了都沒察覺,一個大膽的想法突然萌生出來,這個想法大膽到讓他興奮,讓他瘋狂。

這也是杰克第一次,這么明確的想探尋自己手中的獵物。

杰克第二次改變了注意,美味的食物果然要留到最后再慢慢享用。

心里有目標的杰克,身影筆直的沖剩下三位求生者而去。

他輕而易舉的將躲在柜子中的冒險家找找了出來,一刀讓疾馳奔跑的傭兵失去了行動力,靜靜的欣賞著園丁在絞刑架的痛苦掙扎。

杰克擦拭著爪刃上殘留的血跡,這個莊園的主宰,只要他想,從沒有人能從他手上逃過。

不知不覺,黑夜已經來臨,杰克還是第一次持續這么長時間的追捕,這足以證明今天的游戲讓他足夠沉浸其中,讓他欣喜。

寂靜的黑夜與杰克融為一體,風吹草動,仿佛哪里都有他,仿佛整個莊園就是他。

讓我們玩一場只有你跟我的捉迷藏,好不好?

可杰克并沒有廢太多的力氣就找到了醫生,因為她就安靜的靠在一座絞刑架旁,溫和的哼著一首不知名的歌,這讓他微微感到少許意外,他在醫生身上感知不到任何對生的渴望。

就好像自投羅網的獵物,認清了自己的處境放棄了掙扎。

這讓杰克有些不太高興。

“你來了”冷清的月光灑落在她殘破不堪的身上,挽在頭上的帽子也不知因奔跑掉落在哪里,金色的長發就這樣凌亂隨意的披在肩頭。

這是杰克第一次近距離仔細的看她,那雙靈動吸引人的眼睛此時變得有些空洞木訥。

“我不會逃跑的,也沒有資格逃跑”醫生頓了頓,又補充道“在結束這一切之前,能聽我講一個故事嗎?”

誰也看不到面具下的杰克是什么表情,只有寬大的披風在風中鼓動的呼呼聲。

等待了片刻后,醫生輕輕閉上眼,緩緩開口;

“每個注射醫師都有過這樣的一段時光,在為病人進行第一次注射時,早已在自己身上練習千百次了。

我一直想當一名出色有擔當的醫生,

在獲得資格證后,我用所有的積蓄租下了一間小小的鋪面,我想要幫助更多的人。

雖然病人不多,不過這里能提供醫學院里無法接觸的經驗。

我從未忘記過誓言,無論何時何遇,逢男或女,人民奴隸,余之唯一目的,為病家謀福,恪盡職守,兢兢業業。

在苦心經營下,我的診所開始逐漸變好。

有一天,我接待了一名婦女,她病得很重,身上多處腐爛化膿,我的設備不足以救治她,在免費進行了簡單的消毒包扎后,送她去了城市一家技術不錯的大醫院。

從那天起,我的噩夢就來了。

幾天后,診所門口被抬了一具白布蓋住的尸體,死者家屬痛訴因為我的不當手術導致死者細菌感染,不治身亡,索要大筆的補償費。

死者就是那天重病的婦女。

因為交不起巨額的行賄金,我被檢察院判定為非法執業。

盡管很殘酷,對于個人診所而言,一句負面的言論,一次小小的失誤,也可能造成無法挽回的后果。

終于,在一片吐口水的謾罵聲中,我關閉了自己的第一個診所,開始搬遷。

我沒有放棄希望,我想重新再嘗試一次,

可不管我多么努力,在這個瘋狂動亂的城市中,總會有不平衡的醫患糾紛。

面對生活,有時候不得不做出妥協,忘記到底搬遷了多少次,顛簸了多少年,我對這種生活感到深深的厭倦,內心越來越渴望一個穩定安逸的場所。

他們都痛斥我賣假藥,非法從業,沒有正當醫師資格證。

我突然有一個驚人的想法,這個想法一旦萌生便再也遏止不住。

既然他們都認為我是這樣的一個人,為什么我不嘗試去做呢?”

醫生輕輕歪了歪頭,換了個更加舒服的姿勢

“我最終還是輸給了內心的那頭怪獸,為了達到目的,不得不破壞自己苦苦支撐的規則。

后來我厭倦了這樣的生活,參加了這場游戲,從一開始,我就沒有打算要逃離,因為不管去哪兒,我都永遠無法再回去了。

我把他們從絞刑架上救下來,為他們治療包扎,不是真的為了帶他們走,而是想讓他們再體驗一次被追逐的絕望。”

杰克始終安靜的聆聽著,姿態優雅,修長挺立的身子被月光拉出了一道長長的影子,蔓延到黑暗的盡頭。

杰克開始有了一絲連自己都無法察覺的情感

所以說

他放走獵物,是為了享受重新追捕的他們過程。

她救下同伴,是為了他們再次體驗絕望的滋味。

“謝謝你哦,這位不知名先生。”醫生縷了縷額前的碎發,微微的笑了笑“倘若今天作為生命中最后一天,我非常樂意。動手吧。”

沉寂許久的心臟驟然猛烈的跳動了一下,杰克后退了一步,死死的按住胸口,良久……朝她走去。

半跪在醫生的面前,鋒利的尖刃慢慢撫過她秀氣的眉毛,緊閉的雙眼,翹挺的鼻子,顫動的嘴唇,潔白的脖頸……再慢慢往下。

只要他稍稍用力,就能徹底的毀掉她,結束這一場游戲。

可杰克第三次改變了主意,他很明確的知道,有什么正在他內心悄悄發生變化。

在醫生的一聲驚呼中,杰克將她橫抱而起,嬌小又柔軟的觸感,讓他力道不由得一再放輕,他隨身攜帶的一株玫瑰,被放在了醫生的胸前。

夜已經很深了,杰克抱著醫生踏過大教堂鮮紅的地毯,向莊園的最深處走去,許久未開口說話的他,聲音聽起來有些低沉嘶啞,這是他成為監管者說的第一句話,混著濃濃霧氣,回響在整個莊園上空……

“倘若無法得到救贖,那就一起沉淪吧”

END